2008年四川千萬(wàn)富翁遇害,警方調查發(fā)現:竟因前妻打人耳光被報復

情感導師 7635

 添加導師微信MurieL0304

獲取更多愛(ài)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復技巧 戀愛(ài)脫單干貨

2008年的一天深夜,幾輛警車(chē)正呼嘯著(zhù)向四川省廣安市岳池縣的一處鬧市區駛去。

就在幾分鐘之前,警方接到報警電話(huà),電話(huà)對面是一個(gè)20歲左右的年輕女孩,女孩聲音慌亂,稱(chēng)自己家被賊偷了,自己父親受了傷,目前生死不知。

警察很快上門(mén),發(fā)現被害者陳兵已經(jīng)死亡。被害者家中被人翻得亂七八糟,東西橫七豎八倒成一片,陳兵死亡的臥室里也有被翻動(dòng)過(guò)的痕跡。

經(jīng)過(guò)核對,陳兵家人發(fā)現陳兵的手提電腦和兩部手機消失,身上的錢(qián)也少了5000塊??催@情況,似乎是有人入室盜竊,剛好被主人察覺(jué),情急之下傷人性命。

2008年四川千萬(wàn)富翁遇害,警方調查發(fā)現:竟因前妻打人耳光被報復

可就在警方不斷深查案件的過(guò)程中,卻發(fā)現事實(shí)似乎沒(méi)有這么簡(jiǎn)單……

被殺害的千萬(wàn)富翁

時(shí)間線(xiàn)往前倒推兩個(gè)小時(shí),2008年3月21日晚上22點(diǎn),被害人陳兵的兒女剛剛從外面回來(lái)。女兒小靜站在門(mén)口,摸索著(zhù)去開(kāi)房間里的燈??伤磩?dòng)開(kāi)關(guān)好幾遍,燈還是沒(méi)有亮起來(lái)。

此時(shí),房間里一片漆黑,小靜進(jìn)去看了看,發(fā)現一些家電待機時(shí)的指示燈都沒(méi)亮。小靜回頭,沖著(zhù)門(mén)口剛走進(jìn)來(lái)的男生道:“哥,可能是跳閘了,你去樓下看一下?!?/p>

男生點(diǎn)點(diǎn)頭:“行,我把門(mén)關(guān)上,家里這么黑,我沒(méi)上來(lái)之前,你記得不要給任何人開(kāi)門(mén)?!?/p>

小靜應聲,安靜地坐在一處等著(zhù),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兒,家里的燈“轟”地亮了起來(lái)。

小靜嘴里一邊嘟囔著(zhù)“果然跳閘了”一邊抬腳往自己臥室走,結果她沒(méi)走兩步就突然愣在了原地。

只見(jiàn)自家這個(gè)不小的客廳里,所有的東西都被翻得亂七八糟,柜門(mén)全都大開(kāi)著(zhù),里面的東西全都被翻了出來(lái),地上一片狼藉。

家里進(jìn)賊了!小靜當即想,就在這時(shí),她突然發(fā)現父親的房間半開(kāi)著(zhù),里面還有燈光。小靜的心臟頓時(shí)“咯噔”一下,連忙朝著(zhù)那邊走去,進(jìn)屋之后,她環(huán)顧一圈,發(fā)現父親的工作文件還在辦公桌上擺著(zhù),屋子里卻沒(méi)有人。

小靜繼續往前走,卻突然被什么東西絆住了腿。她低頭一看,當即嚇得尖叫一聲。只見(jiàn)面前的床上有一個(gè)人被牢牢捂在被子底下,只有一雙腳伸出了床邊。小靜掀開(kāi)被子,頓時(shí)瞪大了眼睛,她雙手死死地捂著(zhù)自己的嘴巴,喉嚨里卻止不住地溢出尖叫。

順著(zhù)女孩的視線(xiàn)看去,此刻她面前的床上正趴著(zhù)一個(gè)男人,男人雙手雙腳都被反綁在后面,捆得嚴嚴實(shí)實(shí),家里這么大的動(dòng)靜,他卻一點(diǎn)反應都沒(méi)有。小靜小心翼翼地往前挪了一步,發(fā)現被綁在床上的人是父親陳兵,此刻他的口鼻都被膠帶死死纏住,不知是死是活。

小靜嚇得大哭,就在這時(shí),聽(tīng)到她聲音的哥哥連忙過(guò)來(lái),也被眼前的場(chǎng)景嚇住了。

兩人手忙腳亂地撲上去,解開(kāi)了綁在父親身上的繩子,撕開(kāi)了纏在了他頭上的膠帶,一邊哭一邊搖,可床上的父親始終沒(méi)有動(dòng)靜。兩人心中大驚,趕緊打了120叫救護車(chē),又立馬打了110報警。

陳兵很快被送到了醫院,卻被發(fā)現早在送來(lái)之前就已經(jīng)死去多時(shí)。

陳兵的死在當地引起了軒然大波,不僅僅是因為岳池縣多年未出現盜竊致人死亡事件,更是因為陳兵是當地有名的千萬(wàn)富翁。

陳兵

陳兵是做房地產(chǎn)發(fā)的家,短短幾年內就賺了上千萬(wàn)。有了錢(qián)之后,他不僅沒(méi)放下自己的老本行,還買(mǎi)下了一些旅游產(chǎn)業(yè),將自己的事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得紅紅火火。

陳兵的妻子周紅也是個(gè)不輸他的女強人,做事雷厲風(fēng)行,在生意場(chǎng)上也巾幗不讓須眉,是很多女人心中的偶像。兩人育有一子一女,都已經(jīng)大學(xué)畢業(yè),一家人過(guò)得富裕又幸福,是岳池縣飽受贊譽(yù)和羨慕的家庭。

可就是這樣一個(gè)家庭,卻被賊給盯上了,還鬧出了人命。事情一出,大家在熱議之際都有些恐慌,連這么有本事的人都護不住自己的性命,現在的賊難道真的這么猖獗?

為了撫平百姓的不安,警方立馬成立專(zhuān)案組,專(zhuān)門(mén)調查這起惡劣的殺人案件。在陳兵的尸檢結果里,警方立馬發(fā)現了不對。法醫的尸檢報告上判斷陳兵死亡的時(shí)間應該在晚上9:00~11:00之間。

一般而言,在這段時(shí)間,人們都忙完了自己手里的事情,在家中休息。按理來(lái)說(shuō),小偷選擇一戶(hù)人家盜竊,肯定會(huì )事先踩點(diǎn),再選擇家里沒(méi)人的時(shí)候上門(mén)。

晚上九、十點(diǎn)來(lái)偷東西,不是等著(zhù)被主人抓嗎?更何況,兇手選擇的對象是千萬(wàn)富翁陳兵,如果他真的為財,就拿5000塊錢(qián)和二手的手機和電腦,是不是有些不太夠?

而且兇手還為這不到一萬(wàn)塊的東西殺了人,豈不是更加得不償失?

陳兵的多張面孔

順著(zhù)這條思路,警方暫時(shí)排除了入室盜竊,轉而從陳兵的人際關(guān)系入手,思考情殺和仇殺的可能性。

通過(guò)警方的調查,他們發(fā)現陳兵一家似乎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幸福。前幾年還沒(méi)富起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陳兵和妻子周紅的確可以稱(chēng)得上是鶼鰈情深,可自從成了千萬(wàn)富翁,陳兵就開(kāi)始在外拈花惹草,直到他死之前身邊都還有兩個(gè)固定情人。

周紅剛開(kāi)始發(fā)現丈夫在外偷腥的時(shí)候還鬧過(guò)幾場(chǎng),后來(lái)發(fā)現陳兵屢教不改,便對他死了心,轉而將生活的重心都放到事業(yè)上。目前陳兵的房地產(chǎn)生意都是周紅在經(jīng)營(yíng),就連他剛買(mǎi)下的旅游景點(diǎn)也是周紅在管理。

而且,警方查到周紅現在和陳兵的一個(gè)朋友格外曖昧。警方原本以為,是周紅終于忍受不了丈夫在外面胡作非為,又有了新歡,這才忍不住痛下殺手,好把陳兵的資產(chǎn)都據為己有。

可經(jīng)過(guò)調查,他們發(fā)現周紅并沒(méi)有作案動(dòng)機,據周紅自己吐露,早在2007年,她就已經(jīng)看清了陳兵的本性,和他秘密離婚了。

不過(guò),周紅能干,陳兵的資產(chǎn)都是她在打理,兩人的事業(yè)算是緊密聯(lián)系在一起,再加上有兩個(gè)孩子,還要保持二人在外的形象,兩人特意約定了誰(shuí)也不許把離婚的事實(shí)說(shuō)出去,繼續裝幸福美滿(mǎn)的一家人。他們還簽了保密協(xié)議,寫(xiě)明如果誰(shuí)把這件事透露出去了,那就要賠償對方100萬(wàn)。

所以,現在兩個(gè)人表面以夫妻的名義生活在一起,在孩子面前也是甜甜蜜蜜,可背地里,陳兵依然和以前一樣到處找情人,周紅也有了自己的新男友。兩人基本互不干涉,也就不存在周紅為情殺害陳兵的可能。

另一邊,調查陳兵前任的警察也傳來(lái)了消息。陳兵目前的兩個(gè)固定情人,一個(gè)是在岳池縣某公司上班的楊某,一個(gè)是渠縣某單位的職員劉某,兩人都是已婚婦女,且與陳兵來(lái)往多年。

難道是這兩個(gè)女人的丈夫發(fā)現她們和陳兵的奸情,氣急之下殺了陳兵?還是這兩個(gè)女人為情所困,出手殺了陳兵?

可讓警察沒(méi)想到的是,當聽(tīng)到陳兵這個(gè)名字的時(shí)候,兩個(gè)女人臉上都是一臉茫然:“陳兵是誰(shuí),我不知道,不認識他呀?!碑斁彀殃惐恼掌旁谒齻兠媲皶r(shí),兩個(gè)女人才一臉恍然。

原來(lái)陳兵在與她們交往的時(shí)候,從來(lái)都沒(méi)有用過(guò)自己的真實(shí)姓名和真實(shí)住址,他辦了無(wú)數張假的身份證,以不同的身份和眾多女人來(lái)往。女人們本來(lái)也是為了他的錢(qián),陳兵出手大方,她們拿了好處,也不怎么追問(wèn)陳兵的真正來(lái)歷。

看起來(lái),這些情人連陳兵的真實(shí)住址都不知道,自然也就排除了她們上門(mén)殺人的可能。

案情進(jìn)展到這里,所有的線(xiàn)索幾乎都斷了。負責此案的警官們心里一片凝重,陳兵用過(guò)的那些假身份證都已經(jīng)被他們找了出來(lái),而且他們發(fā)現陳兵除了這些假身份之外,還辦了許多假的職業(yè)證,比如警官證、駕駛證、學(xué)歷證等等。

陳兵還暗自偽造了許多政府公文,用這些文件在外面招搖撞騙。他的房間里甚至藏著(zhù)制作假幣的模具和藥水,房間里沒(méi)找到已經(jīng)做成的假幣,看起來(lái),陳兵似乎正在研究這件違法的買(mǎi)賣(mài),不過(guò)還沒(méi)成功。

這個(gè)光鮮亮麗的千萬(wàn)富翁,背地里竟然有了這么多張假面,他不僅拿這些假面具玩弄女人,竟然還四處詐騙,收獲了許多不義之財。難道,是曾經(jīng)被陳兵騙過(guò)的人心懷怨恨,特意上門(mén)復仇嗎?

真兇

沿著(zhù)這條思路,警察再次全體出動(dòng),去查訪(fǎng)每一個(gè)被陳兵騙過(guò)的人和單位。

可是,陳兵雖然做了假的政府公文,但并不敢拿這些做什么大事,只是要求一些單位在他安排的地方去購買(mǎi)盜版書(shū)籍。每一個(gè)單位被騙差不多幾萬(wàn)塊左右,數額不大,追究起來(lái)還麻煩,這些單位大多選擇啞巴吃黃連。

其他被陳兵用假身份騙了的人,要么就沒(méi)有發(fā)現真相,即便有幾個(gè)發(fā)現了的也沒(méi)有作案時(shí)間。更何況,大部分被陳兵欺騙的人都并不知道他的真實(shí)姓名和真實(shí)地址。

看起來(lái),殺他的那個(gè)人似乎并不在陳兵傷害了的這些人之列。就在警方一籌莫展之時(shí),被派去在陳兵家附近四處探訪(fǎng)的警察查到了一個(gè)重要的線(xiàn)索:兇殺案發(fā)生的前幾天,有幾個(gè)陌生面孔一直游蕩在陳兵所在的小區附近,他們形跡鬼祟,還向住在這里的居民打聽(tīng)過(guò)陳兵家的地址。

通過(guò)調監控警方發(fā)現,陳兵死亡前幾天,有兩個(gè)男人一直徘徊在他們家附近。監控模糊,看不清這兩個(gè)男人的真實(shí)面容。不過(guò),他們兩個(gè)曾經(jīng)使用過(guò)小區里的公共電話(huà)。

通過(guò)他們打電話(huà)的時(shí)間范圍,警方查到了兩人撥打的電話(huà)號碼。這個(gè)號碼的主人叫陳山,一直在廣東那邊混黑社會(huì ),前段時(shí)間剛好來(lái)過(guò)岳池縣。更奇怪的是,就在陳兵死后的那幾天里,陳山一直待在家中深居簡(jiǎn)出。

陳兵的死亡消息傳出后,陳山就立馬催著(zhù)家人收拾東西,急匆匆地又趕回廣州去。他的這一系列行為太過(guò)詭異,警方覺(jué)得不對勁,立刻調出精干警員前往廣州抓人。

不久后,廣州的一家酒店里,幾名警察悄悄埋伏在一個(gè)房間門(mén)口。身邊的服務(wù)員看了他們一眼,在警察的示意下伸手敲門(mén):“您好,打掃衛生?!?/p>

里面的人并沒(méi)有什么防備,直接打開(kāi)了門(mén)。突然,幾名警察一擁而上,死死地將面前的男人按在沙發(fā)上。另外的警察立刻在房間中搜索,沒(méi)過(guò)多久就在房間里發(fā)現了陳兵遺失的手機。

這下鐵證如山,殺死陳兵的就是這個(gè)叫做陳山的男人!陳山知道自己辯無(wú)可辯,主動(dòng)交代道,當時(shí)和他一起殺人的,還有一個(gè)叫蔣文學(xué)的人。

警方立刻將蔣文學(xué)抓捕歸案,直到此刻,他們才從蔣文學(xué)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全部真相。

蔣文學(xué)和陳山的確是當日潛入陳家,殺害陳兵的真正兇手,可他們并不認識陳兵,也與他沒(méi)有任何交集?!拔覜]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陳兵,只知道他是做房地產(chǎn)生意的,很有錢(qián)。我們也不想這樣干,都是別人吩咐我們的,而且,我們也沒(méi)有想殺他?!?/p>

蔣文學(xué)說(shuō),指使他們的是一個(gè)叫做蔡奇鴻的男人。但蔡奇鴻的目標其實(shí)也并不是陳兵,而是他的妻子周紅,陳兵是為周紅擋了災。

真相

陳兵的房地產(chǎn)生意雖然是自己一手做大的,但周紅在其中也是功不可沒(méi),而且周紅脾氣火爆,做起事情來(lái)比陳兵還要雷厲風(fēng)行。

蔡奇鴻也是做房地產(chǎn)生意的,之前是周紅做生意時(shí)的合作對象,可是,在合作過(guò)程中二人曾爆發(fā)過(guò)矛盾,周紅一氣之下當眾給了蔡奇鴻一耳光。蔡奇鴻氣得睚眥欲裂,本來(lái)想當場(chǎng)打回去,又顧及身邊有那么多的人,生生忍了下來(lái)。

回到家后,蔡奇鴻越想越氣,覺(jué)得自己受了奇恥大辱。從那天起,他就開(kāi)始不停地給周紅找事兒,可周紅是個(gè)精明強干的女人,無(wú)論蔡奇鴻怎么做,都沒(méi)辦法讓周紅吃虧。

有一次,周紅的弟弟和手下的工人發(fā)生糾紛,蔡奇鴻覺(jué)得機會(huì )來(lái)了,當場(chǎng)找了一堆打手混了進(jìn)去,狠狠將周紅弟弟打了一頓。周紅哪里吃得了這種虧?她直接將事情鬧大,非要為自己弟弟討一個(gè)公道。為了息事寧人,蔡奇鴻反而賠了1萬(wàn)多塊錢(qián)。

復仇不成,反而被那女人反咬一口,讓自己丟了更大的人,蔡奇鴻更生氣了。他找了個(gè)朋友,一起在酒吧喝悶酒,將周紅罵了個(gè)狗血噴頭。

朋友聽(tīng)著(zhù)蔡奇鴻在那里念叨,笑著(zhù)搖頭:“你要真想教訓她,我幫你找幾個(gè)人,保證把這事兒辦得妥妥貼貼?!?/p>

蔡奇鴻眼前一亮:“要是你真的讓哥們滿(mǎn)意,要多少錢(qián)我都給你?!?/p>

過(guò)了幾天,朋友就給蔡奇鴻送來(lái)了兩個(gè)人,其中一個(gè)就是蔣文學(xué)。蔡奇鴻暗地里吩咐了兩人一通,想到自己受的氣,眼睛都恨紅了:“你們必須要讓那女人見(jiàn)血!這一次,我非得出了這口氣不可?!?/p>

蔣文學(xué)二人忙不迭答應?;厝ブ笏麄兙烷_(kāi)始跟蹤周紅,想伺機動(dòng)手??墒?,周紅這個(gè)女人每天都忙于工作,身邊總是圍著(zhù)一大群人,他們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機會(huì )。

另一頭,蔡奇鴻又一直在催。蔣文學(xué)的同伙膽子小,便跟他偷偷商量:“要不然咱們殺只鴿子,在刀上抹點(diǎn)鴿子血,偷偷混過(guò)去算了。難道你還真想殺人不成?為這點(diǎn)錢(qián),不值當啊?!?/p>

聽(tīng)到同伴打了退堂鼓,蔣文學(xué)并沒(méi)有反對,兩人拿抹了鴿子血的刀去交差,蔡奇鴻很滿(mǎn)意,給了他們6600塊的辛苦費。拿了錢(qián)之后,同伙當時(shí)就溜了,蔣文學(xué)卻沒(méi)有走,他總覺(jué)得這事兒沒(méi)完。

果然,沒(méi)過(guò)多久,蔡奇鴻就在路上撞到了悠閑逛街的周紅。他頓時(shí)就意識到自己被騙了,蔡奇鴻氣得發(fā)抖,這時(shí),一旁的蔣文學(xué)主動(dòng)湊上去,讓蔡奇鴻將這件事情交給自己再辦,并承諾一定讓蔡奇鴻滿(mǎn)意。

如今的蔡奇鴻心里滿(mǎn)滿(mǎn)是恨,自然是滿(mǎn)口答應?;厝ブ?,蔣文學(xué)找到了在廣東混社會(huì )時(shí)認識的陳山,陳山在1994年因搶劫罪入獄三年,蔣文學(xué)覺(jué)得陳山有經(jīng)驗,這件事找他辦準沒(méi)錯。

陳山確實(shí)比蔣文學(xué)前一個(gè)同伴聰明,他又找了一些混社會(huì )的人來(lái)幫自己的忙,一堆人跟蹤周紅許久。最終,陳山?jīng)Q定在周紅家里動(dòng)手,在家的時(shí)候她身邊總沒(méi)那么多的人。

陳山是個(gè)心思縝密的人,隨即就制定了完美的計劃,他打算先關(guān)掉周紅家里的電閘,等到周紅出來(lái)查看時(shí),再悄悄尾隨上去摸黑動(dòng)手。為此,他們還專(zhuān)門(mén)實(shí)驗過(guò)一次??粗?zhù)周紅從樓上下來(lái)查看電閘,陳山的臉上閃過(guò)一抹勢在必得的微笑。

回去之后,他們買(mǎi)了許多繩子和鐵絲,為了防止周紅掙扎,陳山還準備了一把玩具槍?zhuān)蛩銍樧≈芗t。一切就緒,動(dòng)手的那天終于到了,陳山和蔣文學(xué)像那天演練的時(shí)候一樣,偷偷關(guān)掉了周紅家的電閘??墒?,從門(mén)口出現的人卻不是周紅,而是她的丈夫陳兵。

兩人對視一眼,都不想放過(guò)準備已久的機會(huì )。他們給蔡奇鴻打了個(gè)電話(huà),蔡奇鴻不知道陳兵和周紅二人已經(jīng)離婚,恨恨地說(shuō):“搞不了周紅,整她老公也是一樣的,你們給我狠狠地把人揍一頓?!?/p>

于是,兩人沖了上去,將陳兵綁了起來(lái),又把人弄回了陳兵家,在一片漆黑中對陳兵拳打腳踢起來(lái)。陳兵一邊呼痛一邊求饒,三人糾纏之下,蔣文學(xué)不小心撞掉了桌子上放的一個(gè)證件。

他撿了起來(lái),驚恐地發(fā)現上面有三個(gè)大字:警官證!

難道,陳兵是警察,或者是警方的臥底?蔣文學(xué)和陳山對視一眼,心里都有些慌亂,他們也意識到,此事怕是不能善了。

緊張之下,為防事情暴露,兩人用膠帶死死纏住陳兵的口鼻,將人扔上床用被子捂著(zhù)。屋中太黑,兩人又格外緊張,沒(méi)注意到陳兵已經(jīng)無(wú)法呼吸。他們在屋中亂翻,拿了些值錢(qián)的東西之后便匆匆離去。兩人都沒(méi)有想到,身后的陳兵會(huì )在窒息中慢慢死去。

事情真相大白,致人死亡的蔣文學(xué)和陳山被判處死緩,幕后主使蔡奇鴻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。但參與這起案件的并不止他們幾人,警方花了將近三年的時(shí)間,才將9名嫌疑人全部追捕歸案,最終都判了1~3年不等。

雖然罪人已經(jīng)伏誅,可陳兵失去的生命卻再也討不回來(lái)了。他的命運也著(zhù)實(shí)讓人唏噓,明明身價(jià)千萬(wàn),過(guò)著(zhù)許多人都想象不到的好日子,卻還亂做假證,到處行騙。

不過(guò),陳兵最后也是死于自己親手做出的假證,兜兜轉轉之下,這也算是為他犯過(guò)的錯誤付出代價(jià)了。由此可見(jiàn),善惡到頭終有報,不是不報,大多數時(shí)候,只是時(shí)機未到。

來(lái)源 Talk歷史

評論列表

頭像
2024-03-19 21:03:50

我一閨蜜咨詢(xún)過(guò),很專(zhuān)業(yè)也很靠譜,是一家權威咨詢(xún)機構

頭像
2024-03-18 10:03:29

發(fā)了正能量的信息了 還是不回怎么辦呢?

頭像
2024-03-03 13:03:56

如果發(fā)信息,對方就是不回復,還不刪微信怎么挽回?

頭像
2023-07-20 14:07:03

被拉黑了,還有希望么?

 添加導師微信MurieL0304

獲取更多愛(ài)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復技巧 戀愛(ài)脫單干貨

發(fā)表評論 (已有4條評論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