離婚前后,李靚蕾為何兩副面孔?

情感導師 7833

 添加導師微信MurieL0304

獲取更多愛(ài)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復技巧 戀愛(ài)脫單干貨

作 者 | 我是艾小羊

01

離婚前后,李靚蕾為何兩副面孔?

這幾天,我聽(tīng)到很多人攻擊李靚蕾。

理由是她在婚前就知道王力宏是什么德性,也忍了這么多年,雖然早知道他出軌,還是生了三個(gè)孩子,而且在社交網(wǎng)絡(luò )上,也幫助王力宏營(yíng)造好爸爸的完美形象。

如今忽然變成獨立女性,開(kāi)撕渣男,讓人無(wú)法信服。

人前人后兩副面孔,說(shuō)來(lái)說(shuō)去,還不是一個(gè)錢(qián)字?太虛偽了,明明就是一個(gè)貪婪的女人,裝什么獨立女性。

你要非說(shuō)是這個(gè)“錢(qián)”字,我也不反對。

但我還是想說(shuō),這件事最大的社會(huì )意義,不是發(fā)現一個(gè)毫無(wú)瑕疵的李靚蕾。

而是讓我們有機會(huì )深度反思探討現代婚姻的問(wèn)題,以及女性生育成本、家務(wù)報酬與婚姻制度的矛盾問(wèn)題。

李靚蕾的確是前后矛盾的,但她的矛盾不是表里不一,而是代表了大多數女性面對婚姻家庭問(wèn)題時(shí)的矛盾,以及新舊婚姻制度的沖突。

在這次離婚之前,李靚蕾毫無(wú)疑問(wèn)是傳統婚姻中的舊式女性。

她成長(cháng)在一個(gè)父愛(ài)缺失的家庭,做女演員的媽媽離開(kāi)職場(chǎng),與一個(gè)日本人生下她,所以李靚蕾小時(shí)候的名字叫西村美智子。

后來(lái)日本人不見(jiàn)了,李靚蕾的母親吃的還是男人那碗飯,卻再也沒(méi)能給女兒一個(gè)完整的家庭。

李靚蕾在給王力宏的第一封信里說(shuō):“我從小到大最大的夢(mèng)想就是組建一個(gè)和諧的家庭,讓我的孩子能在一個(gè)完整有愛(ài)的家庭長(cháng)大?!?/p>

我們生活在一個(gè)新舊交替的時(shí)代。一個(gè)女人選擇傳統還是現代,與學(xué)歷無(wú)關(guān),但與認知有關(guān)。

臺灣很多女性選擇的都是一條傳統的婚姻之路,包括香港,反倒是我們內地,女性覺(jué)醒的意識最強。

在傳統婚姻中,穩定壓倒一切。

男主外女主內,男人有足夠多的才華與賺錢(qián)能力,可以讓老婆孩子衣食無(wú)憂(yōu);女人賢良淑德,相夫教子。

因此李靚蕾信守“女德”,婚姻存續期間安靜本分地站在王力宏的后面,王力宏開(kāi)演唱會(huì ),她拿兩個(gè)手機錄現場(chǎng)給粉絲看。

小S也說(shuō)李靚蕾的嘴巴特別緊,在閨蜜會(huì )上,別人都多多少少會(huì )數落老公的不是,李靚蕾卻只說(shuō)老公的好話(huà)。

包括李靚蕾親手下廚,組織幾十人的聚會(huì ),散席的時(shí)候,把每一位賓客都送到門(mén)口。

這一切的一切,李靚蕾都在用豪門(mén)望族大家庭的兒媳婦這一身份進(jìn)行自我要求。

在傳統婚姻中,女性對于丈夫外遇的容忍度是非常高的。

這就不難理解為什么李靚蕾在這次鬧離婚之前,可以忍受那么多現代女性難以忍受的事情,甚至允許已經(jīng)很少回家的王力宏在家里裝監控。

我個(gè)人覺(jué)得李靚蕾是一個(gè)對自己要求非常高的女性,在自我認知的身份中,力求完美。

既然默認自己走入的是傳統婚姻,那么即使丈夫出軌,她依然覺(jué)得可以容忍。

因為在中國傳統婚姻里,只要元配正室的地位不動(dòng)搖,太太的確可以忍一切不能忍之事。

同時(shí)傳統婚姻中的男性,也秉承一個(gè)原則,即元配無(wú)過(guò)錯的情況下,不能休妻。

這種文化氛圍下產(chǎn)生的“大婆教”,直到今天在港臺依然盛行。

02

不說(shuō)遠的,拿劉鑾雄與寶詠琴來(lái)說(shuō),當初與劉鑾雄一起創(chuàng )業(yè)的寶詠琴對于大劉的“集郵”愛(ài)好不僅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還像對待妹妹一樣護佑關(guān)之琳與蔡少芬。

幫文化程度不高的蔡少芬補習英文,教她禮儀,讓她在陪同大劉出席正式場(chǎng)合的時(shí)候不怯場(chǎng)。

讓這樣一個(gè)超級能忍的女性最終決定離婚,是因為李嘉欣打電話(huà)罵寶詠琴,而劉鑾雄卻沒(méi)有維護她。

在傳統婚姻里,丈夫的態(tài)度是支撐女性繼續忍下去的決定性力量。

李靚蕾一直維系著(zhù)這個(gè)雖然未必健康,但勉強還算穩定的婚姻關(guān)系。

并且像許多老派女人一樣,邊護犢子邊自我催眠:反正以后他人是我的,錢(qián)也是我的,暫時(shí)的花花草草、風(fēng)風(fēng)雨雨,是“多年媳婦熬成婆”這條路上的修行。

大家也不必覺(jué)得這事兒多么遙遠,其實(shí)直到今天,許多婚姻的歲月靜好的背后,依然是一個(gè)個(gè)女性的無(wú)盡付出與容忍。

臺灣作家張曉風(fēng)寫(xiě)過(guò)一篇散文《成圣的女子》,在文中說(shuō)“所有的女人,如果結了婚,生了孩子,她就等于是圣人”。

“譬如說(shuō),那男人懶惰,你就只好勤快,你勤快的時(shí)候,你就很像圣人了。又譬如,那男人暴躁,你就只好溫柔,你溫柔的時(shí)候,你就很像圣人了。有的時(shí)候,那男人不忠,你有什么辦法,你只好饒恕,你饒恕的時(shí)候,你就很像圣人了……”

李靚蕾本本分分地做著(zhù)傳統婚姻中“成圣的女子”,沒(méi)想到王力宏連傳統婚姻最基本的男德都不守。

他一邊享受著(zhù)“成圣的女子”,一邊要做新時(shí)代的男性。

如果王力宏不提離婚,不拼命想要恢復單身,這個(gè)封建的傳統家庭是可以維系的。

李靚蕾不僅用行動(dòng)證明了這一點(diǎn),而且在公開(kāi)信里,也說(shuō)了“踏入婚姻的時(shí)候我以為我們一輩子就會(huì )是一家人了,所以我全心全意地為我們的家庭付出我的所有?!?/p>

許多傳統大婆都在用“一生一世”給自己洗腦,完成從賢惠妻子到護犢子“新娘”的轉變。

大婆教教主徐帆老師,在面對丈夫外遇的時(shí)候,說(shuō)過(guò)“反正咱們家是男的,不吃虧”這種不像太太倒像親媽說(shuō)的話(huà)。

傳統婚姻中的女性,母職高于一切,而母職,意味著(zhù)一切可忍、顧全大局、舔犢深情。

問(wèn)題是王力宏自己打破了這個(gè)平衡。

他要離婚,休掉沒(méi)有任何過(guò)錯的妻子,跳出傳統婚姻鬧革命,由此也打破了李靚蕾的自我催眠術(shù)。

03

傳統婚姻對女性是束縛,對男性其實(shí)一樣。

只有現代婚姻,不僅解放了女性,也解放了男性,讓大家可以戀愛(ài)自由、婚姻自由,當然也包括離婚自由。

王力宏提出離婚,算是親手撕毀了李靚蕾多年默認并苦心經(jīng)營(yíng)的“大婆忍一時(shí)風(fēng)平浪靜”。

在傳統婚姻里,女人的忍,忍的是周全,如今王力宏不給李靚蕾周全,意味著(zhù)他們兩人的婚姻一步跨入了現代婚姻,同時(shí)也逼著(zhù)李靚蕾踏進(jìn)了現代女性的陣營(yíng)。

現代婚姻的規則與角色扮演不僅打破了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,并且在夫妻的責任與義務(wù)方面,更注重合伙制而非終身制——在一起講究勢均力敵,分開(kāi)了講究平分秋色。

當王力宏率先撕毀傳統婚姻的契約,李靚蕾必須一夜之間長(cháng)出拳頭與獠牙,否則她可能失去一切。

對于這個(gè)轉變,王力宏與家人顯然沒(méi)有準備。

他們真是欺負人欺負慣了,以為李靚蕾能做8年小媳婦,自然能一輩子做小伏低,卻忘了她作小伏低的前提,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了。

如果說(shuō)李靚蕾前后矛盾,王力宏其實(shí)更加雙標。

在婚姻里,他享受男權社會(huì )給予男性的特權,離婚時(shí),又指望女方是啥都不要的“獨立女性”。

講真我很佩服李靚蕾能夠在新舊身份中切換自如。

她雖然不算嚴格意義上的獨立女性,但如果我們給獨立女性的定義是敢作敢當,是不被定義地選擇自己熱愛(ài)的生活,李靚蕾似乎又有那么一點(diǎn)意思。

我寫(xiě)了很多文章,也總在思考什么是獨立女性。

我總覺(jué)得獨立女性的定義常常是矛盾的。

如果你說(shuō)獨立女性一定要怎樣或者一定不能怎樣,本質(zhì)上是給女性換了一副鐐銬。

我心目中的獨立女性,是建立在自信與自知基礎上的自在,懂得在每一個(gè)角色中盡力扮好自己。

為什么田樸珺一談獨立女性就會(huì )被群嘲,除了她與王石不可解綁的關(guān)系,更重要的是她身上缺乏這種自在感。

那種恨不得把“獨立女性”四個(gè)字打在腦門(mén)上的吃相,顯得非常不獨立女性。

04

說(shuō)回李靚蕾。

當底線(xiàn)被觸犯,舊婚姻解體,她從妻子變成戰士,這個(gè)轉變,討厭她的人覺(jué)得她虛偽,而我恰恰認為這是值得普通女性學(xué)習之處。

當你在意的一切無(wú)人在意,甚至被隨意摧毀,與其留戀舊日時(shí)光,守住一個(gè)好人的名分,不如展望未來(lái),沖破舊牢籠進(jìn)入新時(shí)代,做個(gè)壞女孩闖天涯。

李靚蕾所爭取的,不僅僅是財產(chǎn),也不是一口氣,那些說(shuō)她貪錢(qián)的人,要搞明白她得到的僅僅是她應得的。

她爭取的是一個(gè)自救的機會(huì )?!爸挥羞@樣勇敢坦承的面對,一切才能歸零,我們才能有各自重生的機會(huì )?!?/p>

親手倒掉杯子里變質(zhì)的液體、親手打碎過(guò)去的那個(gè)小媳婦,斷了自己的退路。

受傷的女人才不會(huì )生活在無(wú)盡的自責與反思中,像很多被拋棄的傳統女子一樣,不斷重復著(zhù)“一定是我哪里做得不好”的噩夢(mèng)。

我們總以為新女性之路已經(jīng)坦蕩寬廣,其實(shí)僅僅只是開(kāi)端。

這個(gè)世界安排給女性的糾錯成本,依然比男性更高。

女人需要通過(guò)幾乎自毀的方式才能拿回屬于自己的利益,重塑被傳統婚姻壓抑的自我。

即使已經(jīng)如此痛苦,依然有很多人詬病李靚蕾的行為,認為她只為自己痛快,不顧三個(gè)孩子的死活。

可是,對三個(gè)孩子更不負責任的,難道不是王力宏?

今天還有一個(gè)醫生大V嘲笑“王力宏的老婆大概這輩子沒(méi)法再嫁人了,只能帶著(zhù)王力宏三個(gè)孩子過(guò)一輩子了”。

你瞧,在一部分男人眼里,不僅李靚蕾不配擁有姓名,并且女人人生最大的痛苦,在他們看來(lái),永遠是嫁不到一個(gè)男人。

這個(gè)語(yǔ)境如此熟悉,很多追求自我的新女性都會(huì )遇到,比如“王菲這樣的女人,擱我們村是沒(méi)人要的”。

以上,就是我認為即使李靚蕾的身上有種種瑕疵與矛盾,我們依然需要堅定地站在這個(gè)三胎媽媽一邊的原因。

無(wú)論遇到什么,愿每個(gè)女人都有歸零和重生的勇氣,擁有坦蕩寬廣的未來(lái)。

評論列表

頭像
2024-04-08 00:04:54

給出的方案很有意義很實(shí)用,對我的幫助很大!

頭像
2023-07-27 22:07:50

如果發(fā)信息,對方就是不回復,還不刪微信怎么挽回?

 添加導師微信MurieL0304

獲取更多愛(ài)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復技巧 戀愛(ài)脫單干貨

發(fā)表評論 (已有2條評論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