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十而已》王漫妮“霸氣分手”:女人最爽的活法,是嫁給自己

情感導師 7852

 添加導師微信MurieL0304

獲取更多愛(ài)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復技巧 戀愛(ài)脫單干貨

文 | 桌子先生

任何一個(gè)好習慣,都可能帶給你巨大的改變。

熱播劇《三十而已》中,王漫妮分手的一幕讓不少人大呼霸氣。

她是上海的一名普通柜姐,在大城市艱難地摸爬滾打,在一次游輪之旅中,她認識了帥氣多金又溫柔體貼的梁正賢。

《三十而已》王漫妮“霸氣分手”:女人最爽的活法,是嫁給自己

原以為覓得良人,沒(méi)想到對方原來(lái)是個(gè)“海王”(指曖昧關(guān)系眾多、廣撒網(wǎng)的渣男)。

如果不是梁正賢的正牌女友趙靜語(yǔ)打上門(mén),王漫妮恐怕會(huì )一直沉淪下去。

王漫妮去找梁正賢討個(gè)說(shuō)法時(shí),得到的卻全是清新脫俗的“賢言賢語(yǔ)”:

“有一點(diǎn)我沒(méi)有騙你,我是真的很喜歡你。

我已經(jīng)說(shuō)服趙靜語(yǔ),你們兩個(gè)一南一北,互不干涉。

我不是讓你做小三,我是個(gè)不婚主義者,那就是開(kāi)放伴侶的態(tài)度?!?/p>

梁正賢的意思是讓兩個(gè)女的共享一個(gè)男的,一南一北,王漫妮只是一個(gè)普通的柜員導購,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好的,都是他給的,以她普通柜姐的身份得不到這些,她只要好好聽(tīng)話(huà)就行。

王漫妮氣得連聲冷笑,她擲地有聲地說(shuō)了一句“我不愿意,我覺(jué)得臟”,然后把身上穿著(zhù)的梁正賢給她買(mǎi)的衣服,一件一件地脫下來(lái),瀟灑離去。

她這份及時(shí)止損、決絕離去的態(tài)度,讓網(wǎng)友大呼過(guò)癮。

比起王漫妮,我更想說(shuō)的是梁正賢所謂的“正牌女友”趙靜語(yǔ),其實(shí)她才是最悲哀的。

她和這個(gè)男人糾纏在一起七年,卻沒(méi)有任何名分,還要忍受他到處拈花惹草,整天斗這個(gè)滅那個(gè),看似氣勢洶洶,其實(shí)內心虛弱。

自從和梁正賢在一起,她就沒(méi)有再工作,靠梁正賢每個(gè)月給她打生活費,養著(zhù)她。

所以,她沒(méi)有半點(diǎn)底氣去要求梁正賢對她忠誠,“撕”完王漫妮后,還要被迫接受梁正賢所謂“一南一北”的提議。

對趙靜語(yǔ)來(lái)說(shuō),什么都可以忍,只要梁正賢不離開(kāi)他,一直養著(zhù)他。

其實(shí)像劇中這樣被圈養起來(lái),一直活在自己老公陰影中的女人,還有很多。

比如顧佳決裂的那個(gè)太太圈,她之前很想進(jìn)這個(gè)圈子,可是當她了解這個(gè)圈子之后,內心卻十分看不起,鬧翻的那一刻她說(shuō):

“一直覺(jué)得自己有捷徑有靠山,這叫價(jià)值觀(guān)扭曲,因為冠著(zhù)夫姓而存活,活在丈夫的價(jià)值半徑里,真的是越光鮮越可悲?!?/p>

劇里那些富太太們有錢(qián)有閑,光鮮亮麗,靠的是什么?是丈夫。離開(kāi)男人,她們什么都不是。

就像一座外觀(guān)華麗的空中樓閣,稍微有一點(diǎn)小震蕩,就會(huì )土崩瓦解。

甘心做一只金絲雀,養尊處優(yōu),逃避奮斗,的確很清閑舒適,可背后的代價(jià)卻是巨大的。

那意味著(zhù),要永遠活在供養者的價(jià)值半徑里,沒(méi)有自我,不得不說(shuō)違心的話(huà),做違心的事。

這樣的人,像極了張愛(ài)玲筆下那張華美的袍,翻開(kāi)一看,里面全是虱子。

很多人都說(shuō)《三十而已》這是一部渣男劇,三個(gè)女主角遇到的都是渣男,都被他們傷得很深,其實(shí)我覺(jué)得這是一部女性自我覺(jué)醒的電視劇。

王漫妮、顧佳、鐘曉芹她們都在生活上和感情上遇到了困境,但是她們勇于掙脫牢籠,去活出自我。

她們或許會(huì )受很多傷,但無(wú)一例外,都活得獨立清醒,不依附于男人,愛(ài)時(shí)全力以赴,不愛(ài)了也能隨時(shí)離開(kāi)。

也許這樣會(huì )更辛苦,但也更踏實(shí),不必誠惶誠恐地去討好誰(shuí),更不必憂(yōu)心忡忡地擔心自己會(huì )被拋棄。

從始至終,命運的韁繩都握在她們自己手中,因此自信篤定、神采飛揚。

一個(gè)女人,如果永遠活在丈夫的價(jià)值半徑里面會(huì )怎么樣?

說(shuō)一個(gè)之前在網(wǎng)上火了的視頻。

這是一個(gè)電視劇的片段,獲得了幾十萬(wàn)點(diǎn)贊,陶虹飾演的女主角春草,死心塌地地愛(ài)上了渣男何水遠。

她自己做買(mǎi)賣(mài)賺錢(qián)養活家里,但一次次地被何水遠欺騙、利用。

后來(lái)何水遠帶著(zhù)小三遠走高飛,她崩潰了,把自己關(guān)在屋子里,每天躺在床上以淚洗面、借酒澆愁,變得人不人鬼不鬼。

母親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,用最狠的話(huà)想將她罵醒:“你看看你這鬼樣子,天下什么男人能喜歡你?除非是神經(jīng)病,我告訴你,男神經(jīng)病也看不上你?!?/p>

春草被觸動(dòng)了,她嚎啕大哭,似乎要將心中的委屈、怨氣都一股腦發(fā)泄出來(lái)。

等她冷靜下來(lái)之后,母親接著(zhù)說(shuō):“現在這個(gè)樣子,也是自找的,你這輩子,不是為父母活著(zhù),也不是為孩子活著(zhù),更不是為自己活,是為他活!”

一語(yǔ)驚醒夢(mèng)中人。春草擦干眼淚,重新了振作起來(lái)。

02:29

劇中的春草,聰明、堅韌,很有生意頭腦,去打工,深得雇主賞識,去創(chuàng )業(yè),生意做得有聲有色,沒(méi)多久就成了萬(wàn)元戶(hù)。

但她錯就錯在把自己的價(jià)值捆綁在另外一個(gè)男人身上,覺(jué)得離開(kāi)了男人就不能活。

不然,憑借她的聰明才智,原本是可以大有一番作為的。

每次看到那些被糟糕家庭所累的女性的例子,總是讓我不勝唏噓。

她們?yōu)榧彝?、為男人付出了自己的全部,把自己附庸在他們身上,可最后,卻圓滿(mǎn)的少,破碎的多。

如果她們不把自己定義為男人的附庸,不活在他們的價(jià)值半徑里面,而是為了自己去暢快打拼,人生會(huì )不會(huì )完全不同呢?

曾聽(tīng)一位讀者投稿過(guò)他母親的故事,我覺(jué)得很有意義。

他母親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本打算考研,但外公外婆極力反對,認為女孩子嫁個(gè)好人就行了,于是嫁給了當地的一個(gè)官宦子弟。

結婚后,母親去了一家茶園工作,她能力強、想法多,很快就讓原本半死不活的茶園生意紅火起來(lái),還擴大了規模,蓋了新辦公樓。

照這樣下去,母親應該會(huì )升職加薪走上人生巔峰,但偏偏在這時(shí),她懷孕了,而且來(lái)自于公婆和家人的壓力,讓她辭掉了茶園的工作。

后來(lái),母親又生了弟弟,等到再出去時(shí),已經(jīng)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了,爺爺托關(guān)系給她找了個(gè)清閑的工作。

其實(shí),父親對母親并不好,母親生弟弟時(shí)得了產(chǎn)后抑郁癥,父親不耐煩地說(shuō)她矯情,母親買(mǎi)兩件好衣服,父親說(shuō)她都是兩個(gè)孩子媽了,還臭美什么。

即便如此,母親還是像一顆行星一樣圍著(zhù)父親轉,家務(wù)活都是她一手包辦,父親下班回來(lái)像個(gè)大爺一樣躺在沙發(fā)上看電視就行了。

就這樣過(guò)了二十多年,有一天,母親突然給孩子打電話(huà)說(shuō)她要去創(chuàng )業(yè)。

原來(lái),之前那個(gè)茶園因為經(jīng)營(yíng)不善倒閉了,母親考察過(guò)后,自信地說(shuō)可以在兩年之內回本。

家里所有人都激烈地反對,可母親很堅決,她義無(wú)反顧地把自己的所有積蓄投了進(jìn)去。

那年,母親46歲。

母親每天都恨不得泡在茶園里,忙得腳不點(diǎn)地,而茶園也沒(méi)有辜負她,不僅在兩年之內回了本,而且效益越來(lái)越好,母親成了他們當地小有名氣的人物。

“母親自從創(chuàng )業(yè)后,變年輕了很多,她每天都會(huì )化妝,經(jīng)常穿著(zhù)商務(wù)裝,有一次我看見(jiàn)母親踩著(zhù)高跟鞋,提著(zhù)個(gè)包包,風(fēng)姿綽約地從遠處走來(lái),那一刻,我簡(jiǎn)直不敢相信她就是我的母親。

而父親對母親說(shuō)話(huà)的語(yǔ)氣再也不是那種頤指氣使的姿態(tài),而是生怕得罪她,經(jīng)常嘴巴里面像是抹了蜜一樣地夸她,好像生怕她跟別人跑了......”

這個(gè)故事之所以特別打動(dòng)我,是因為我看到了一個(gè)女人能在家庭之外實(shí)現的價(jià)值,是不可估量的。

她心懷星辰大海,卻囿于廚房與愛(ài)。

如果能掙脫家庭的束縛,勇敢地為自己而活,迸發(fā)出的力量,必然無(wú)比巨大。

美國著(zhù)名兩性關(guān)系專(zhuān)家特蕾西·麥克米倫(Tracy McMillan),一生結了三次婚,但都以失敗告終。

最后,她意識到,自己一直在盲目追求所謂的安全感,卻忘了最大的安全感其實(shí)來(lái)源于自己。

她在一次演講中,提出了一個(gè)讓人驚艷的觀(guān)點(diǎn):嫁給自己。

“我永遠都不能感覺(jué)到完整,要是我不學(xué)著(zhù)去愛(ài)自己的話(huà)?,F在我結婚了,我和那個(gè)一直以來(lái)我真正想在一起的人結了婚——我自己?!?/p>

《三十而已》中,鐘曉芹和丈夫陳嶼吵架時(shí),陳嶼說(shuō):都說(shuō)婚姻是避風(fēng)港,誰(shuí)結婚誰(shuí)成家不是為了過(guò)個(gè)踏實(shí)日子???

鐘曉芹靈魂反問(wèn):你這話(huà)就是放屁!都想避風(fēng)誰(shuí)當港???

是啊,都想去避風(fēng),可是誰(shuí)來(lái)當“港”???

一個(gè)人,如果永遠只想著(zhù)去“避風(fēng)”,永遠只想著(zhù)依靠“港灣”,那么她可能永遠無(wú)法獲得十足的安全感。

比尋找“避風(fēng)港”更安全的是,自己成為一個(gè)“港灣”。

沒(méi)有任何人應該成為誰(shuí)的避風(fēng)港,只有自己才是自己最后的庇護所。再破敗再簡(jiǎn)陋,也好過(guò)寄人籬下。

鳥(niǎo)兒之所以敢在樹(shù)梢上睡覺(jué),它們不是篤定樹(shù)枝不會(huì )斷,而是自己有飛翔的翅膀。

與其去爭奪一個(gè)副駕駛的位置,不如把命運的方向盤(pán)握在自己手里,盡情享受馳騁的樂(lè )趣。

生活之美在于未來(lái)有希望,你對自己有了更多的掌控感,這樣的人生才會(huì )有星光,有奔頭,而不是在一直在下墜,一直在沉淪,直至習慣了黑暗。

我欣賞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是,把籌碼押在自己身上,全力以赴地為自己而活,遵從本心,無(wú)怨無(wú)悔。

評論列表

頭像
2024-06-21 11:06:16

老師真厲害,耐心而又理智的去幫助受傷的人,文章寫(xiě)的讓人很感動(dòng)

頭像
2024-04-23 11:04:29

可以幫助復合嗎?

 添加導師微信MurieL0304

獲取更多愛(ài)情挽回攻略 婚姻修復技巧 戀愛(ài)脫單干貨

發(fā)表評論 (已有2條評論)